“真顺风”玩家接回市场嘀嗒出行遵循“合规”获得机遇

专注于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的嘀嗒出行,在今年的10月8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有望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嘀嗒出行的顺风车业务在中国市占率第一,是妥妥的行业领军者,比之行业最大巨头而言,嘀嗒专注顺风车和出租车,同时在这两个赛道的运营也更加精细、更早地达到盈亏平衡,根据招股书,2019年,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占率66.5%,出租车网约市场排名第二,同时也是数字化扬召业务的开拓者及领先出行平台。

而对于嘀嗒及出行市场的挑战还有很多,在2018年滴滴顺风车出事后,除了对滴滴口诛笔伐,也有不少人把目光盯上了嘀嗒,近期,嘀嗒港交所申请IPO递表,使得“嘀嗒顺风车市占率高是由于滴滴顺风车下线停运造成”这种看起来自然而然的逻辑出现在许多文章中。但是,如果从顺风车行业的特殊性来看,嘀嗒固然是因为滴滴顺风车下架而获得很大的市场“机遇”,却不能说这是一种“捡漏”。

此后两年,各种顺风车行业研讨会在各地陆续展开,行业标准研究、行业共识不断涌现,《西湖共识》、《珠海行动计划》、《顺风车绿色出行宣言》等标志性行业成果出现,立法层面的规范已经近在眼前。

这某种程度上说明,在纯粹的市场逻辑视角下,坚持以监管合规为首要要务的非市场逻辑将造成较为典型的“小而美”现象,玩家能实现“做一笔赚钱的生意”,但却似乎无法“做一笔大生意”,从嘀嗒1.8亿的注册用户与滴滴高达5.5亿的注册用户的差距也可见一斑。

进一步看,滴滴退出后,市场的空位也不是属于嘀嗒,而是属于所有把监管放到首位的玩家群体,打着“真顺风车”旗帜的嘀嗒只不过代表了这一类型的玩家“接回”了这个市场,这才是嘀嗒机遇的根本来源。

嘀嗒为自己的“真顺风车”设立了一系列准入筛选规则和机制,其透露顺风车车主的注册数与认证通过数的比例是2:1,审核之严,可以管窥一二。

事实上,在一个人性多样化的社会,即便是真顺路捎带、分摊油费等,也不能说就一定能避免某些事件的发生,只不过,面对偶发事件,合规与监管,是一个平台防范经营风险履行安全主体责任的根本前提,是在安全事故发生时,平台可以尽职免责的根本前提和保障。

为了继续严谨防疫,是次香港学校恢复面授,暂时只有半日上课。“今次恢复面授,学校亦是在逐步尝试中,所以不太担心。”陈先生的小孩刚刚就读幼稚园K1,目前每日只需上一小时的课,他认为若一直实施严厉的防疫措施,市民反而会产生疲劳心态。复课有助调整孩子心情,也让家长有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上。

发言人表示,中美经济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深度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近年来,中国资本市场日益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投资者的青睐,这体现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发展稳中向好的信心和对中国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开放的认可。美方一些人动辄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人为地对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设置障碍,甚至将其政治化,这不符合经济规律,只会使企业错失发展的良机,损害投资者利益。少数政客的行为压制不了市场的力量。

交通问题是恢复面授课堂首日的又一关注焦点。据运输署发出的公告,自晨时起已派员到全港各主要公共运输接驳点和学校区实地监察,向协调中心汇报最新情况,并在有需要时安排加强公共运输服务或通知警方协助。第二阶段恢复面授课堂首日上午交通大致顺畅,公共运输服务基本上能满足要求。

正在等候学生放学的校巴司机陈师傅表示,公司亦特意安排提前出车,要将学生安全、准时送到学校,绝不能出现延误的情况。“以前是这样,日后亦是这样。”他边说边用酒精搓手液搓好手,回到驾驶位,准备送学生回家。(完)

2018年9月,多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对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的安全专项检查;

发言人强调,中国企业始终坚持依法合规经营,在国际化经营中严格遵守相关国家法律法规,始终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中国企业将继续与各国在尊重市场规则和有关法律基础上开展互利互惠合作。中方敦促美方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为中国企业在美正常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

发言人称,中方已多次就美方无端打压中国企业问题表明严正立场。美方罔顾事实,认定中国有关企业为军方控制企业,既缺乏依据,也不符合法理,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方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中国企业,严重违背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竞争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

2016年年底,上海市颁布和实施《关于规范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实施意见》,次年9月,嘀嗒在上海交管处完成备案;

回过头来看,顺风车对强监管下合规的首位需求,从顺风车业务一开始就体现得尤为明显。

2014年1月北京推出了《北京市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是最早对顺风车合规合法经营的政府发声之一;2016年,政府的声音上升到国家层面,《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2017年3月1日,杭州市交通运输局颁发全国首个的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平台政府备案,对象是嘀嗒顺风车;

此外,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疫情期间,也就是2020年上半年,嘀嗒营收同比增长了66.25%,其原因不难理解,出于对公共交通的畏惧心理,搭乘私人顺风车出行,尤其是跨城出行成为更多人的选择。但无论如何,较大的用户数量差距仍然客观存在,过去嘀嗒靠自己举起的“真顺风车”旗帜获得机遇,现在,可能又要在行业层面就“真顺风车”展开厮杀,这会是网约车行业更精彩的阶段,其结果也将决定嘀嗒乃至整个顺风车行业下一步的发展走向。

总结起来,所有的监管,几乎都指向一个点——要防范以顺风车之名而行“非法运营”之实的行为,这也是嘀嗒在各种场合强调自己“真顺风车”时“自证清白”所关注的核心问题。

记者于中午12时许,来到西区另一所小学门口,发现此刻已有不少人在等候孩子放学。一位正在等弟弟的李姓中学生告诉记者,自己目前正读中三,“(回校)我是开心多过担心,不用隔着屏幕听老师讲课,感觉自然很多。”她表示,学校特意将课室的座位距离拉开,每行的学生人数减少,仅四人一行。且学校亦提醒学生间要避免搭肩膀等肢体接触,小卖部也只售卖独立包装的食物,希望减少传播风险。

不过,另一位家长林女士就坦言,仍会担心疫情,好在学校安排谨慎,会相信学校的防疫措施。“孩子返校有同年龄的好朋友一起玩,可以互相促进,比只与大人在一起更好。”

记者所见,该校校门设置防疫设备,包括消毒搓手液、体温测量仪,还张贴多张中英文的防疫贴士,提醒学生入校前要佩戴口罩;通过体温测试及消毒双手。至12时半下课铃响,学校又通过广播,指挥学生按批次有序离开,避免发生聚集。

不过,疫情仍在持续,学生安全尤为重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当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见传媒时表示,今日全港中学、小学、幼稚园恢复全面面授上课,我相信一切都会顺利;不过,同时亦希望学生在学校内或上学期间都要保持警觉,有需要时要更加注重个人卫生。学校全面复课标志着七月初开始的第三波疫情到现在,可以说是相对平稳,在过去一个星期源头未明的本地个案只有一宗。“但一宗都会引起一个群组(感染),而一个群组的感染亦有风险会引起一个社区的暴发,所以我们不会掉以轻心。”